课件首页flash课件网络试题教案学档说课稿考研真题课时学案精品作文工作总结实用文档教学论文个人简历论文中心考试中心教学素材文学作品法律文书幼儿教育软件科技英语学习学习教程党团社会故事大王科普知识中考专题高考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极品课件网 > 党团社会 > 三个代表 >

中国收藏新势力:中国新生代藏家的三个代表

发布时间:2018-01-12 01:50  作者:极品课件站  点击数:

在去年10月和11月这两个艺术界热闹纷呈的月份里,我们有机会认识了一大批来自中国的青年实力收藏家。无论是伦敦弗瑞茨艺博会(Frieze)、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郑志刚在巴黎东京宫举办的中法艺术家联展(Inside China)——34岁的郑志刚是K11艺术基金会(K11 Art Foundation)主席,最近入选了《艺术评论》(Art Review)杂志2014年艺术界“最具影响力100人”(Power 100 List)),亦或是美国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的汪建伟个人展,这群新生代中国收藏家都是焦点所在。

当中不少人还出席了去年11月举行的第二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该博览会由两名青年收藏家举办,已经吸引了国际知名画廊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贝浩登画廊(Galerie Perrotin)以及中国各大画廊的参与。

本人的《聚焦中国收藏新势力》(Meet China s New Power Collectors)包括三篇系列文章,旨在介绍中国新生代收藏家,并探索其崛起对国际艺术领域的意义。

在第一篇文章中,新一代中国收藏家中的三位代表人物将与我们分享其收藏方法、愿景以及长远策略。他们分别是应青蓝、林瀚和周艟。

应青蓝

我觉得如果不涉足艺术的其他方方面面,是无法真正做好艺术收藏的。

来自上海的活跃青年收藏家。应青蓝原来从事时尚类工作,现全身心投入艺术事业。她是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的创办人之一,她的丈夫是29岁的收藏家周大为(David Chau),也是中国艺术界的活跃人物,为画廊和其他文化机构提供藏品。

周艟

艺术收藏只占我事业的百分之五十。

25岁,获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艺术史学位。周艟是一位“藏二代”,2010年购买了人生中的第一件艺术品。其家族经营着一个庞大的制药集团。周艟工作基地在上海,在那里他拥有一家名为Macasa的餐厅,用来展示他艺术藏品。

林瀚

我们正在打破或重新划定很多界限。

27岁,曾就读于英国诺桑比亚大学(Northumbria University)动画设计专业。林瀚购买的第一件艺术品是2013年苏富比(Sotheby)四十周年纪念日拍出的一幅曾梵志画作。此后他在北京798艺术区创办了自己第一个美术馆M Woods,藏品超过200件。林瀚的收藏以北京为基地。

你收藏的动机是什么?

周艟:我做这个决定和家庭的影响有关。他们从2001年开始搞收藏,是最早一批购买当代艺术品的中国藏者。我现在的收藏动机就是关注并发掘有影响力的年轻艺术家,如孙逊、杨泳梁、高磊、石至莹等。我对他们的成长有强烈的责任感,因为我自己也是八零后(1989)。我要像我的父母一样,发现新一代的重要艺术家,这也是我收藏的动机之一。

应青蓝:因为身边的人都在收藏艺术作品,我不希望不合群,所以也开始了收藏。我辞掉了原先时尚业的工作,我觉得艺术才是我要尝试的事物。

林翰:意识到艺术对我们的重要性之后,我开始搞收藏。第一件吸引我注意的是一幅曾梵志油画作品。那是苏富比40周年纪念日拍卖手册的封面作品,也是我的第一件藏品。

请简短介绍一下你的藏品。

周艟:我主要收藏的是亚洲,特别是东亚地区(中国、韩国、日本)的当代艺术作品。我已经收藏了一些著名的亚洲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如草间弥生(Yayoi Kusama)、曾梵志、杨福东,不过现在我的关注点放在年轻一代,多数是75后的艺术家。

应青蓝:我的藏品大部分出自从中国走向世界的当代艺术家之手——这些艺术家与我年龄相仿。不过我最近也开始关注国际青年艺术家的作品。

林翰:我不希望为自己的收藏设下边界或规则。我的收藏品中有来自诸如翠西·艾敏(Tracey Emin)和拉沃尔 德 基舍(Raoul de Keyser)等知名艺术家的作品,也有像萨拉·皮普尔斯(Sarah Peoples)、高露迪(Gao Ludi)或是查尔斯·哈伦(Charles Harlan)这样还不出名的艺术家。其中有一件收藏品对我来说尤其重要,那就是卡德尔·阿提亚(Kader Attia)的作品《Open Your Eyes》,该作品曾于去年在文献展(Documenta)上展出。我之所以把它视为我最重要的收藏品,是因为这件作品在很多方面都对我有所启发。它扩展了我的思维,同时改变了我思考的角度。更重要的是,它使我相信,艺术真的可以通过任何一种媒体来展现。

你购买收藏品有什么策略?

周艟:我认为最好的策略就是不断地学习、探索、沟通和提升。我不喜欢过多讨论预算问题。除此之外,在准备收藏之前,你还需要明确你所选择藏品的前景。就其主题而言,关注的艺术家应该同时得到学术界和市场的高度认可。我的收藏范围几乎涵盖了所有类型的媒体,包括画作、摄影作品、书法作品和雕塑作品等等,不过视频艺术和设施类收藏品不在此列(由于受空间限制)。

应青蓝:我从来不会为我的收藏做具体的预算。我只选择那些让我真正信仰,或者是与我同一时期的艺术家的作品。有时候我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买下很多件,也有时候什么都不买。最近我正处于购买模式,因为我的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即将开始。我收藏东西不太会有明确的主题,也不会集中在某一类特定的艺术媒介上。

林翰:我从来不会根据一个艺术家的国籍、所用媒介、年龄、性别或者是种族来决定是否收藏他/她们的作品。但是相对来说我会更加侧重于和我同辈的艺术家。我一般通过书本、手册、网络和展览来吸收知识,不过每当需要做决定的时候,我总是会相信自己的直觉。

对于你和父辈那一代收藏方式的区别,你是如何看待的?

周艟: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的收藏方式会不一样。在选择一件艺术品之前,我会用一种更加理性的方式对待。感谢这个时代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更多可资利用的信息,这样在决定购买之前,我们能够做更多更详尽的分析,而我们父辈那一代人就没有这样的便利了。

应青蓝:在我看来,我们父母那一代人大多数关注的是藏品的投资价值。他们有时更多地把收藏品当做一种资产来看待。我们这一代人当然也会如此,我承认我本人也是这样做的,但我们同时也主张收藏性格,一种能够真正代表我们的性格和态度。

林翰:我们正在打破或重新划定很多界限。我们父辈的那一代人对收藏全球的当代艺术不太感兴趣。他们更关注中国的古董艺术品或当代艺术品,我认为这同样很有价值也非常重要。我们只是方式不一样。与他们相比,我们这一代人更渴望接触更广泛的世界,和全球对话。

你对于中国和西方、当代和现代/传统艺术品收藏有什么看法?

周艟:我不知道今天的人们为什么要将中国和西方、当代和现代/传统艺术品收藏区分开来。二者兼收是理解艺术的关键。

应青蓝:在这个世界上,距离正逐渐变得不那么重要。如今,收藏来自世界各国艺术家的艺术品要比过去更加容易了。我认为,中国现在的收藏品市场涵盖了中国和西方的艺术。当代和现代艺术我都喜欢。当代艺术的焦点是未知世界,而现代艺术关注的是历史。

林翰: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中国年轻一代的收藏家们不仅仅对中国,也对西方或世界性的艺术品越来越感兴趣。我的朋友们同时进行传统、现代和当代艺术品的收藏。我认为他们之间不存在冲突。

你认为自己是中国艺术品收藏家还是全球艺术品收藏家?

周艟:我把自己定位为“全球性的中国艺术品收藏家”。

应青蓝: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当代艺术品藏家!

林翰:当然是全球收藏家。

是否遇到过特别启发你灵感的收藏家或藏馆?为什么?

周艟:我认为乌利·希克(Uli Sigg)博士是我的心中敬仰的收藏家。他之所以能启发我,并不仅仅是由于他的所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品极为丰富,堪称一部中国当代艺术史,更是因为他向我展示了收藏家可以成为重要的学者,为社会作出贡献。

应青蓝:我受到了我们同时代的很多伟大的收藏家启发。这些人非常多。我最为仰慕的收藏家以及藏馆,包括卢贝尔家族珍藏馆(Rubell Family Collection)、王薇(龙美术馆)、余德耀(余德耀博物馆)和DSL收藏(DSL Collection)。

林翰:迪亚·比肯(Dia Beacon)艺术馆。不仅仅是因为藏品,也因为在该基金会的全部经历对我尤为重要。它在我刚刚踏足收藏界的关键时期开阔了我的眼界——当然我现在依然是个新人。

在现阶段,你把收藏仅仅看作是爱好,还是想要将其变成你的事业?

周艟:艺术品收藏占我事业的50%,因为我现在把50%的时间投入到收藏中去。至于另外50%,则用于打理我家族的制药公司和我在上海开设的餐馆“Macasa”。

应青蓝:我认为收藏既是爱好也是事业。我不认为心无旁骛就能做好艺术品收藏工作,你需要同时投身到其他领域去。例如,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是我回馈给艺术的方式:我和父母都认为上海需要一个与众不同的艺术展。我们想要为更多的藏家展示来自全世界最知名画廊的最优秀艺术品。

林翰:两者都是。爱好给我带来了很多乐趣,另一方面,我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有义务为艺术做点什么。我认为收藏对我来说,既是兴趣也是事业。我的私人博物馆M Woods是我把艺术收藏当作事业一部分的最佳写照。

你是否把艺术品购买作为一种投资?

周艟:不可避免地,你会在购买艺术品作投资考虑。不管怎样,我很少将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卖出去。

应青蓝:我认为,任何买家在购买艺术品时,心里都希望它能在以后升值。但是艺术品收藏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此。

林翰:我不会把它当做投资。现在中国有很多其他投资机会。我希望我的艺术品收藏变得纯粹一些。

十年之后你会如何看待你的藏品?

周艟:我不太确定……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未来总是光明和美好的。

应青蓝:我认为人们会透过我的藏品了解我的态度和性格。很难确切地说我的藏品会变得怎么样:未知的因素使得艺术收藏变得令人振奋。我的藏品十年之后所能带给我的价值,还有待市场的检验。

林翰:我不能预知未来十年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很期待。

译 梅子心 校 李其奇

 关于本站    网站帮助    广告合作    下载声明  
Copyright ©2006-2010s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21635号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