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件首页flash课件网络试题教案学档说课稿考研真题课时学案精品作文工作总结实用文档教学论文个人简历论文中心考试中心教学素材文学作品法律文书幼儿教育软件科技英语学习学习教程党团社会故事大王科普知识中考专题高考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极品课件网 > 论文中心 > 医学论文 >

屡禁不止的论文造假,是惩罚力度不够吗?

发布时间:2018-02-24 22:22  作者:极品课件站  点击数:

这些年来备受争议的学术造假、抄袭,在近段时间107篇医学论文被撤销的信息公布后,再次以强劲的舆论势头冲击着中国科学界。宣布撤销的是施普林格出版社旗下杂志《肿瘤生物学》,起因是同行评议造假,而作者都来自中国,涉及约125家机构和524名医生。


实际上,中国医生的论文因造假被撤销已不是第一次被公布。他们何以就成了医学论文造假的重灾区?频繁突破学术伦理道德底线,只是惩罚力度不够吗?


新京报书评周刊“十问”栏目一直在寻找我们时代的真诚学者,请他们在十组对话中同我们的迷思相遇。第10期对话学者王小凡,他是享誉世界科学界的癌症生物学家,现执教于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研究成果刊登在《细胞》《自然》《科学》等杂志,近年来致力于建言中国医疗卫生评价体系改革。


我们联系到王小凡先生时,他正在芝加哥参加《生物化学杂志》的编委评审会。根据多年来的研究和编辑经验,以及对中国医生群体的长期关注,他并不同意医生冒险造假只是惩罚力度不够,责任也非由出版杂志承担,更值得关注的是以论文和课题、而非服务病人质量为导向的评价体系。他们的基本工作是服务病人,需要的是追求医务水平和医学知识更新,但在目前的评价体系中,他们为了应对考核和谋求晋升往往铤而走险,突破学术伦理道德的底线。


“说他们冤枉也冤枉,但做了就没有同情你了。”在王小凡先生看来,不是说医生就完全不做研究,比如可以做转化医学和临床医学,但中国医生却罕见地从事着基础医学研究,既影响了中国科学界的声誉,更影响到了服务病人的基本工作。




对话学者: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

Donald and Elizabeth Cooke讲席教授

王小凡


新京报书评周刊“十问”第10期

栏目主持:新京报记者 罗东

对话时间:2017年4月25日


从院校合并谈起

用论文评价医生是合理的吗?






《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杂志封面。


新京报:施普林格出版社宣布撤掉旗下杂志《肿瘤生物学》2012年以来发表的107篇医学论文,起因都是同行评议造假,而作者都来自中国,涉及约125家机构和524名医生。实际上,近些年中国医生的论文因造假被撤销已不是第一次被公布。消息出来后,学术伦理道德和诚信问题成了人们的焦点,但前提问题是,中国医生何以是医学论文造假的重灾区?


王小凡:在美国,大部分医生都是不做科研的,晋升是依据对病人的服务来决定。他们都在做他们该做的事情,同时也有一些能做科研的,但做的是转化医学或临床医学研究,比如跟踪治疗过程观测某个疾病的发展及治疗效果,而临床医学研究,是西药创制上重要的一环,这些临床实验是需要医生来主持的——基础生命科学家不能做,因为不看病,也就不知道病人的反应怎样。


但在目前的中国,医生这一职业却变成了特殊现象。由于人社部的规定,很多三甲和附属医院都是按大学评教授的方式进行管理,在卫计委基本没有影响的情况下,从医院院长的角度讲也是最简单的管理方式。的确,评价医疗服务成果相对复杂,所以都追求简单化,最好是能直接依据论文和课题基金算分。


新京报:从近些年被撤销医学论文的作者工作单位来看,其中确有不少是大学附属医院。


王小凡:或许院校合并是一个起始点,医科大学变成了其它大学的附属,医院也变成了大学的附属医院。原来的许多医务属性都被扔掉了,到了教育系统以后,接受一整套教授晋升的制度,根据论文和基金进行考核。


附属医院的医生被列入到这一考核系列,卫计委慢慢失去了影响。中国的行业评估机制,常常是人社部决定的。而人社部一旦决定,卫计委是不能影响的,跟教育部又有脱节,现在的结果是按教师的管理机制进行管理。





Springer出版集团在2015年撤稿64篇,论文作者均来自中国。


新京报:按评价大学教师的制度来评价医生的工作,使医生丢掉了他们的医务属性,怎样理解你提到的医务属性?


王小凡:评价和考核在非研究型医院工作的医生,都不该以科研作为取向。如果医生确实是对科研有兴趣,在做好病人服务的同时可以做一些转化医学或临床医学研究,但不是基础性的科学研究。


我问过一些国内医院,是否可以不以论文、基金数量作为评价标准。回答是如果用别的评价方式要更复杂的评估体系 。比如来了10个实习医生,经过一段时间的实习只能留下3个,怎么办?谁有文章、谁有基金就留谁,这样的硬指标最简单,也最易操作,而其它都变成了软指标,特别是看病效果到底怎样、怎样评价其医疗服务。


医学知识更新

“该学的地方,没有要求他们”



新京报:回看这些年,不管是实验数据造假,还是同行评议的信息造假,所有突破学术伦理道德底线的做法都很难得到同情,在人们看来,“你造假就是造假了”。从背后的医生评价制度寻找更普遍的理由,是否是一种“借口”?


王小凡:作为医生谁不想在职业生涯往上走?各行各业都一样,这是人之常情。如果没有考核的压力和晋升的欲望,我相信许多人是不会跨过这一道学术伦理道德底线的。


大概是在2012年,有位中国教授在美国作为一个学术杂志的主编,给我送来短信说收到一个稿件,研究工作做得非常好,同行评议也很好,但刊发后却收到一封信说写信人才是原作者。事实是原文2008年已刊在很好的杂志上,他们基本上是全盘抄袭,只是换了作者署名。


这件事对中国科学影响非常不好,耸人听闻。卫生部领导打电话到山西医科大要求严肃处理,结果两位作者的导师根本不知道抄袭。然而,这两个人是变异反应科很好的年轻医生,年纪轻轻的,但面临提升和能不能留下来的问题。他们说根本不知道情况,是论文公司说可以付钱帮忙。


毋庸置疑,他们确实不该这样做,但也是不得已。为什么两个很好的医生,非要做基础生命科学研究,而不是做他们该做的事情?评价指标是论文和课题,而不是病人服务质量,这样的问题不从根源上解决,类似事情可能越来越多。





在近期电视剧《外科风云》中,医生常常为了职称晋升而造假论文。主人公陆晨被塑造成一个曦特立独行的医生,对论文造假深恶痛绝。


新京报:规模较大点的医院,在其介绍栏下往往都会列出所统计的论文和课题情况,展示医学科研水平;向人们传达的是,科研成果使医生保持在医学前沿,发表包括基础医学研究在内的论文,是医疗水平的证明。但科研和医疗水平是怎样的关系?或者说,刊发论文是医生更新医学知识的一种主要方式吗?


王小凡:美国的医生,根据不同的specialist(科),比如骨科、放射科、外科,都有隔三年或五年一次的专业强化,通过测试逼迫已经拿了执照的医生一定更新知识。科学发展这么快,新的治疗方式出来了,或者过去的一些治疗方式对病人有害,都要很快地把新知识传播到所有相关医生。这套制度是告诉医生要通过不断的学习来更新知识,但目前中国还没有这样做。


比如说,肿瘤治疗现在已发展到很新的阶段了,但一些医生并没跟上现在的形势。我上大学前在工厂呆了8年,有个发小一直做工人,我2012年回工厂又和他建立了联系。他在去年三月给我送来短信说“救救我,我得了肺癌。”我说赶紧把材料转过来,看了后很震惊,他在一月就有问题,为什么到了三月才告诉我,而且他的肿瘤还发展这么快。


这其中有他家人对他病情的瞒,但最重要的是,他已有一个基因突变,已有针对性的靶向药,怎么还要用普通的化疗的药?肿瘤在继续长,化疗对他没有用。我回中国的时候,刚好帮他找了药,吃了后,肿瘤马上就有了反应。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研究,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遗憾的是他的病毕竟已经很晚,到五月底就去世了。


我们的医生,不是说不负责,也许真是他们的知识更新不够。该学的地方,没有要求他们,我也给卫计委提建议。深化改革都到了深水区,这些都该一起面对,不该要求的拿掉,该要求的都应有。


论文产业化

明目张胆的“论文制造”


新京报:在刚才讲的故事中,你提到了论文产业公司,从历次被公布的撤稿事件来看,背后往往都有它们在制造论文。据你熟悉的情况,单就医学领域而言,这些论文产业公司现在发展到了什么样的状态?


王小凡:这是一支诈骗性的产业链,都公开找上门来诈骗,等于是帮你编造文章。我去年见了基金委领导,他们说查清楚了一大批造假论文的来源,知道是有一个大的产业链,最早是上海的一个博士后发现了市场需求,刚开始只是润色文字,到了后来什么都可以弄。比如你是做食道癌研究的,他就帮你分析食道癌方面的大数据,然后挑一个基因的变化,写成文章,付给他十万块就刊发了。


这类属于白领犯罪,国家需要采取有效措施加强监管。从监管和检查上来讲,美国也在不断更新,不断对付出来的新情况。我们国家最近的短信诈骗,死了人后才重视。现在的论文造假问题已非常严重,90%以上都是专业公司在做公开诈骗,但基金委说跟公安部交流,公安说他们不专业也管不了,最后就没有人管。我现在都经常收到这些诈骗email,太明目张胆了,对中国的国际形象很不好。


新京报:杂志和出版商在评审来稿的过程中并未识别出制造的或造假的论文,是否意味着他们也承担责任?


王小凡:出版商有一定的责任,但也很难真正起很大的作用。确实,许多国外出版商都知道中国有这么多医生需要发文章,具有巨大的需求。要它把关,真的很难。我也做编辑,雇了人查数据有没有问题,所有接收的文章都要经过数据审查,在出版前防止问题,不要发了后撤稿,这是有名望的杂志的情况。


过去办杂志很难,图书馆订才能赚钱,现在有了互联网,是开放索取,作者花钱杂志就提供一个平台,但做不到足够的审查。大的出版公司只要某个新杂志能赚钱就收购。他们或许知道有猫腻,但确实也不可能一个一个地查。





《科学政策与同行评议:中美科学制度与政策比较研究》

作者:龚旭

版本: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9年10月


新京报:按常理说,同行评审是杂志初审通过后,将论文送审到同行,由熟悉所涉领域的科学家或学者作出专业评议。作者并不参与这一过程,但又是怎样实现造假的?


王小凡:这些低层次的杂志,在向同行送审的时候,许多同行都不理。按理说,同行评审工作没有报酬,是科学家的一个责任,自己的文章也让别人审,但这些杂志的同行评审送出去后往往就没有回音,评审工作没法进行。所以他们就要求作者提供可以帮助审核的人,作者或中介公司于是就钻了空造假。


我们杂志与作者通讯一般都是edu或org结尾的正式邮箱,基本不和hotmail或gmail等结尾的个人商业型邮箱联系,因为靠不住,不知对方身份的真假。不同商业邮箱打交道,就不容易出这种事。这些声望不太好的杂志让作者提供同行评审的名单和邮箱,但这些评审人邮箱,可能都是中介公司或作者随意注册而编造出来的。


造假惩罚

“说他们冤枉也冤枉,

但做了就没有同情你了”



新京报:学术造假是医生个人的选择,但站在背后的,却是以论文为导向的医生评价制度,也影响了更根本的“服务病人”这一职责。从你所致力的研究和编辑经验来看,如果他们没有了晋升的需求是否就一定会遵守学术规则?


王小凡:把对绝大部分医生评估的论文需求拿掉,也要整治中间提供造假的公司。这种需求都是有风险的,如果你在学校当教授论文造了假。出了事,查清了,在整个领域名望扫地,但也不太可能把人的行为监测到100%程度,个别人做了会被抓住。


我在杂志做编辑,也处理过好几个人,当然都是美国人。有人举报后,我们都要查,确认后撤稿,把决定送到工作单位,作者造假的代价蛮大。但在中国医生,一点不惩罚也是不行,但是他的需求那么大,解决得了吗?我也挺同情他们。当然了,他们如果突破了底线,大家也不同情。


“论文产业化”广涉各个学科。


新京报:但我们现在看到,大众呼声最高的是造假代价太低,惩罚力度不够。你或许也有听闻,学术造假、抄袭在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领域同样存在,甚至有时可能更严重。这样的呼声确有其现实依据,学术造假激起了人们对社会诚信水平的担忧,而一些占据科研院所重要位置的科研管理者并未因此受惩罚,也引起了他们的愤慨。


王小凡:光靠罚是不行的,问题的根子还是在。他们追求在职业生涯往上走是正常的,也是应该的,但是怎么走上去?如果都是用论文来评价,所创造的环境就逼得所有医生写论文。我以前也说,罚是要有,对造假作者停职或停止基金申请三年五年七年都有,但光从这头堵不住。


当然了,我们整个社会的诚信程度还未到一个合理的水平,比如说即便制定了政策要求,医生需要定期培训更新知识,有的人也可能搞个代考,但我们毕竟要逐渐往前走。我承认,完全杜绝学术造假不可能,美国也有。但我们是集中到一个专业群体在造假,我相信做基础科学研究的有学术不端的,但比例会很小,可是大家是把所有发文章的都看成科学家。


如果把我们制度政策造成这一现象的根子刨掉,大部分医生不需要为了发论文整天折腾自己,甚至是跨了道德底线,而是回归初心,忠实于病人服务并以此作为晋升标准。说他们冤枉也冤枉,但越过了底线就没有人同情你了。

 关于本站    网站帮助    广告合作    下载声明  
Copyright ©2006-2010s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21635号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