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件首页flash课件网络试题教案学档说课稿考研真题课时学案精品作文工作总结实用文档教学论文个人简历论文中心考试中心教学素材文学作品法律文书幼儿教育软件科技英语学习学习教程党团社会故事大王科普知识中考专题高考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极品课件网 > 实用文档 > 入党自传 >

抗美援朝老兵自述:入党与负伤巧为同一天

发布时间:2017-11-18 00:58  作者:极品课件站  点击数:

   编辑部自2013年8月推出“八·一”特刊——【“八·一”特稿:听老兵们忆峥嵘岁月】以来,收到了很多读者的好评及爆料,期待再次聆听那些枪林弹雨中九死一生的故事。

   我叫严树生,今年87岁,是界首乡燕上村的。22岁那年被国民党抓去当兵,时隔两年,于当年4月23日在江苏省溧阳被解放军俘虏后再参加解放军的。

  1951年5月28日,是我的党员转正日,也是我第一次在战斗中负伤的日子。

  后来我常想,那块弹片要不是被右肩胛挡了一下偏离了高度,那可是正中我的脑袋呀,是咱党保佑了我,否则没那么幸运。

 

  当时我所在的部队是二十军五十八师一七三团三营九连二班,职务是副班长。1950年9月起到安东集结待命,等待抗美援朝。

  在安东没呆几天,部队就接到了入朝鲜作战的命令,当天夜里鸭绿江大桥桥头燃起了堆堆大火,我们跑步跨过了大桥。

  领炸药包,居然在山里迷了路

  进入朝鲜后,我随部队参加过第二次和第五次战役,参加过很多次大小战役。记得部队刚到朝鲜时,我们来到一个叫新一州(谐音)的地方,等待参加第二战役的命令。当时还没有开战,还允许生火,我们就去找当地老百姓借水壶烧开水。朝鲜的房子被炸得东倒西歪,很难找到人,跑了好多路才在一个山岙里找到位老大爷。朝鲜老大爷好像知道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对我们点头鞠躬,满脸笑容,但听不懂他说什么,他也弄不清楚我们要借什么,后来还是我从他的草房找了把水壶。

  第二次战役打响后,我们在一个叫小吉于里(谐音)的地方遭遇了美军陆战第一师的攻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战斗中炸药包用完了,连长命令我们一排抽五个人到团部去领炸药包,排长就叫我任组长,带四个战友到团部去领。团部的大致方向我们是知道的,但为了躲飞机的轰炸,躲来躲去竟在山里迷了路,东南西北也难分清楚了。我们五个人坐在山顶上不敢再贸然乱走,生怕错了方向离团部越走越远。这时,我突然想起,团部到营部是架有电话线的,找到电线杆,沿着电线往北走就可以找到了。这个办法真灵,果然我们顺利领回了炸药包。

  入党那天,我经受了子弹的真实考验

  1951年5月28日,是我从预备党员转为正式党员的日子,也是这一日,我们九连就遭遇了美国军队四个坦克连的进攻。

  敌人的坦克是相当厉害,杀伤力大,乌龟壳厚得连子弹也打不穿,唯一的办法就是炸断坦克的履带。正当我们要组织敢死队去炸履带时,敌方坦克炮弹雨点般地落在阵地上,只见一个小火球朝我的右侧飞来,“不好”的喊声还未出口,弹片先是削掉的右肩胛上的一块肉,又击穿了我的下巴骨,我一歪倒了下去。

  待我站起来一看,副机枪射手和弹药员都牺牲了,班长脚上也负了伤。我赶紧用自己的急救包包扎,因血流不止,急救包都被血浸透了,我又从牺牲了的战友身上找急救包来包扎。

  从战场上下来后,我到营部包扎所包扎。营长见我的嘴肿得厉害,不能吃,不能说话,就叫我赶紧到团部卫生所医治。那次三营到团部卫生所治伤的共13个人,都是上肢部位负伤的,自己能走。临动身前,营长要我们在走路时要保持距离,每个人起码要间隔30米左右,防止敌机轰炸。到了团部卫生所,伤轻的留下来治了,还有27个伤较重的临时编成了一个伤兵排,到路口去拦往北走的卡车,随车到九兵团战地医院去治。

  我比别人多了一本“因战残疾”的红本本

  到了九兵团战地医院,医生见我的下巴骨都打碎了,因医疗条件差,他们无办法医,就建议我回国医治。就这样,我于1951年6月3日回国,来到东北的通化。

  到达通化后,又转院到了松江,到8月5日又听从安排回到浙江嘉兴,在嘉兴医院开刀取出了碎骨后,再到永康荣军学校边学习边疗伤。没想到伤口发炎了,金华的医生看了后建议我到上海去接骨。后来,我的下巴是在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医院治好的。

  我的伤治好后,前线部队也回国了。经多方打听,我终于打听到军部在宁波,师部在慈溪,团部却没有打听到,我就直接找到慈溪。在师部,才知道一七三团在余姚,我又找到余姚,幸好九连也在余姚,我又重新回到了部队。

  到1955年2月份,我复员了。我回老家比别人多了一本“因战残疾等级七级”的红本本。

 关于本站    网站帮助    广告合作    下载声明  
Copyright ©2006-2010s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216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