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件首页flash课件网络试题教案学档说课稿考研真题课时学案精品作文工作总结实用文档教学论文个人简历论文中心考试中心教学素材文学作品法律文书幼儿教育软件科技英语学习学习教程党团社会故事大王科普知识中考专题高考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极品课件网 > 文学作品 > 爱情文章 >

阿尔茨海默症老人连续五月到医院寻找亡妻,这大概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发布时间:2018-02-24 21:41  作者:极品课件站  点击数:

合肥八旬老人:连续5月去医院寻亡妻,护士不戳穿每天陪找 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拍摄 王佳晨剪辑(02:12)

八旬老人郑寿云在吃午饭。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图

郑寿云吃着饭,停下筷子突然来一句,“老奶奶咋还不来吃呢?”女儿万玉凤张口就回,“到北京看病去了。”

看到挂在卧室白色墙壁上万达华的肖像,就对人说,“老奶奶在医院住院,等会我还要去看她。”

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他经常称呼老伴“老奶奶”。

郑寿云几乎每天都会到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4号楼1楼来寻找妻子。

每天午睡醒来,郑寿云发现床边没人,就穿过一座人行天桥,拐过两个弯,走上一公里到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万达华在这里住院吗?”

这个习惯持续了五个月时间。

今年5月,正是84岁的他,眼看着老伴往生,眼看着老伴火化,眼看着老伴下葬,但当天还没回到家,便问子女“我们这是去哪儿呢,老奶奶还在医院吧。”

万玉凤也有些无奈,“一和他讲,妈已经过世了,他就哇哇大哭,说不相信。饭也不吃,一起床就要去医院找老奶奶。”

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后来知道了内情,但仍然配合着一身白衬衫和黑色西裤的郑寿云在医院里找一圈。

“不带他找找,他是不会死心的,”护士说,一圈下来,老爷子自己也就回去了。

医院还派人上门去帮助诊断了两次。

神经内科主任医师朱求庚说,郑寿云的“相思病”源于阿尔茨海默症。阿尔茨海默症有一类临床表现叫记忆障碍,最常见的就是“选择性记忆”。

郑寿云住的简易平房前,有个半大的院子。

他拿起晾衣绳上棕白相间的粗布手帕,念叨一句,“老奶奶以前从厂里带回来的,她手巧吧。”

站在繁茂粗壮的葡萄藤下,又记起来这是“老奶奶在的时候种的。”

葡萄藤是妻子万达华还在的时候种的。

“老爷爷又来了”

路鹤娟和同事们的工作一如往常,直到郑寿云来到办公室门前。

5月的合肥,天气已渐渐转热,春夏之交的医院愈发忙碌。下午通常是科室活最多的时段,路鹤娟在办公室里埋头整理着资料,耳畔不断传来同事急促的脚步声。

“万达华是在这里住院吗?老奶奶在哪里?”一个苍老平和的声音传进来。

一位脸上挂满皱纹的老人在门口探了探头,白衬衫干净整洁,黑色西裤笔挺。

路鹤娟抬头望着这位有些像“老干部”的人,随手拿起住院名册,并没有“万达华”的名字。

“她是什么病?”

“她心脏不好,”老人顿了顿轻声又说,“之前好像住在二楼吧。”

路鹤娟带着郑寿云来到医院二楼的血液肿瘤科,也没有叫“万达华”的病人在。
“老爷爷你住在哪里呀?”

“大通路。”

“大通路具体哪里?”

“说不上来呀。”

“老爷爷你有自己或者儿女的电话吗?”

“有3个儿子,但是电话记不得。”

拉着郑寿云干黄的手,路鹤娟有些哭笑不得。

对于这位不速之客,路鹤娟和同事们并未感到奇怪。

肾内与高压氧科位于医院4号楼一层,前来医院寻人的亲朋往往都会到科室来打听消息。“想着以后留意一下‘万达华’,但是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但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下午,这个看起来“有点糊涂”的老人,又慢悠悠地晃到了办公室门口,“万达华在这里住院吗?我来找老奶奶。”

“怎么又来了?”护士们有些讶异。趁着一时工作不忙,感到好奇的路鹤娟拉着老人一个一个科室地去找。

仔细寻找后,原来郑寿云的老伴万达华确实在三四月间在血液肿瘤科住过两次院,当时被诊断出患有重度贫血、肺炎和心脏病,还伴有颅脑损伤,但早在4月17日就出院了。

望着这四处询问“万达华在哪里”的郑寿云,血液肿瘤科护士李敏还留有印象, “那个老是守在床边的老头,没事还扶起老伴摸摸她的后背。”

34号床所在的病房略显逼仄,从早上到晚上,郑寿云老是守在那里,时不时拉一拉老伴的手,整理起皱的被单。

“她已经出院啦!”担心老人年龄大,听不清,护士们稍稍抬高了声调。

“啊,不可能不可能,就在医院。”郑寿云摆了摆手,喃喃自语地退出了血液肿瘤科护士办公室。

郑寿云也并不坚持,找不到随即离开了医院。

“这老人可能是年龄大了,有些糊涂了。”看着郑寿云缓步离去的背影,路鹤娟和李敏有些无奈又有些好奇。

到了第三天,“老爷爷又来了。”

路鹤娟想了想,起身拉起了郑寿云的手,从一楼到二楼,从二楼到三楼,“万达华在病房吗?”

“病房里没有这个病人。”

路鹤娟说,拉着这个有些“糊涂”的老爷爷在医院里走走也挺好,一圈下来,老爷子也就回去了。“不带他找找,他是不会死心的。”

卧室显眼处是两幅妻子万达华的照片。

“选择性记忆”

看到这个每次来都是一件白衬衫、黑西裤的“糊涂”老人,路鹤娟和同事们也养成了带他在医院里转一转的习惯。

有一天,路鹤娟正带着郑寿云走进1楼大厅,突然被一个苍老的男声拦住,“你在这里干啥?”

“我家老奶奶还在医院里,来看看。”郑寿云有些错愕。

“她已经过世了,别再来医院找了。”

“怎么可能呢,不可能。”郑寿云怔了一下,脚步也错乱起来。

拦住他们的是郑寿云的弟弟,他说,郑寿云寻找的“老奶奶”万达华在几个月前就过世了。

实际上,当时郑寿云也在。

女儿万玉凤还记得,77岁的母亲今年5月份去世时,父亲就守在床边,拉着母亲的手不放。

之后母亲不论火葬,还是安葬在墓地时,亲友们都觉得父亲郑寿云年龄大了不去为好,但老人家执意要去。

“你说不带他去吧,他堵着门不让你走,硬要跟着去,(返程时)还没到家就在问‘我们这是去哪儿呢,老奶奶还在医院吧’。”万玉凤学着父亲的语气,捋了捋头发苦笑,“你说有啥办法?”

“一和他讲,妈已经过世了,他就哇哇大哭,说不相信。饭也不吃,一起床就要去医院找老奶奶。”万玉凤觉得没法子,只能由着父亲的性子来。

那时,邻居也常听到郑寿云的哭声,“哇哇的,听起来够心疼的。”

郑寿云的家离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并不算远,每天醒来摸一摸床边上,发现没人,便在下午穿过一座人行天桥,拐过两个弯,走上一公里到医院里找万达华。

事情被郑寿云弟弟点破那天,看着“糊涂”老头那单薄的身影,独自消失在医院大厅不息的人潮间,路鹤娟感觉心里被电了一下。

郑寿云的日日探访医院,并没有因弟弟的点破而终止。

他仍然每天出现在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4号楼里,敲开护士办公室的门就问,“万达华在这里住院吗?”

肾内与高压氧科的护士们也决定,继续把这场“戏”配合演下去。只要郑寿云来,不论多忙,都安排人带他在医院转一转,找一找。

此后的5个月,护士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郑寿云,下雨时淋湿半边身子、拿着一把黑伞的郑寿云,天热时那件白衬衫被汗水湿透的郑寿云,听着那句熟悉的开场白,“万达华在哪里?”

在配合“演戏”的同时,医院还主动提供了帮助。

宣传处处长叶纲称,医院专家已上门对郑寿云诊断了两次。

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朱求庚说,郑寿云的“相思病”源于阿尔茨海默症。阿尔茨海默症的临床表现分为三类:定向障碍、记忆障碍、认知障碍。其中,记忆障碍最常见的表现就是“选择性记忆”。

郑寿云的故事在医院里传为了美谈。

“觉得这个老爷子真执着,最后这栋楼的医护人员都知道他。”护士秦晓黎笑着说,“感觉他不来还真不习惯,这种对老婆的真情可以拿回去教育老公。”她随后又捂着嘴笑道,“不过老公都已经定型了吧。”

卧室里郑寿云和妻子万达华多年前拍摄的合影照。

几十年的夫妻

合肥城东北一个回迁小区里,在一栋住宅楼和隔壁废弃厂房之间的空地上,搭建着几间简易平房。

穿过已有些年月的铁门,经由十多米的水泥路小道,就到了平房门前。

郑寿云就住在这里。

看到来客,午睡刚醒的郑寿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披上一件旧西装上衣,忙着起身搬来两张已有些掉漆的木椅子。

“快坐,快坐。”他边穿衣服边指着椅子说。

进到卧室,直入眼帘的是对面桌上郑寿云和万达华的一张合影,老两口紧挨着浅笑。

双人床正前方的墙壁上,高挂着万达华的肖像,照片里的老人眉目细长,一头短发。

“照片是哪一年拍的呀?”

“不记得了。”

“你们是哪一年结婚的呀?”

“不记得了。”

“你老伴叫啥?你们关系怎么样?”

“万达华。我们从来不拌嘴,她心脏不好,我让着她。”

郑寿云一边说话,一边将桌上放着的牛奶塞到澎湃新闻记者的怀里,“恩爱?那就是不拌嘴。我睡床靠风一侧。”

他望了望白色墙壁上那张万达华的肖像,“老奶奶在医院住院,等会我还要去看她。”

对父母数十年的感情,女儿万玉凤一言概之,“几十年的夫妻,我妈身体不好,爸爸一直让着她,从没吵过架。”

在万玉凤的记忆里,身为货车司机的父亲总是早出晚归,家里都靠在手帕厂做女工的母亲操持,“妈妈以前说你把这干干,把那做做,父亲就老老实实地跑去做。”

中午时分,万玉凤给父亲做好了饭,一盘肉,一碗汤。郑寿云不停地夹肉就着饭吃,边吃边催促记者“牛奶咋还不喝啊,你们也快来吃。”

“这么大岁数了他还只吃肉,我妈2015年之后就生病了,他老是把碗里的菜往我妈往里倒。”望着吃得正香的父亲,万玉凤坐在旁边笑着说道,“感人的事?

很恩爱的事?就是普通家庭,上班下班,平平淡淡的,你说有啥可说的?”

“老奶奶咋还不来吃呢?”郑寿云突然停了停筷子。

“丫头,你妈呢?”郑寿云转头问。

“到北京看病去了。”万玉凤回道。

“谁带她去的?”

“你儿子。”

“哦。”

郑寿云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吃饭。

吃过饭,郑寿云起身去院子里收起了一条晾晒好的手帕,握着棕白相间的粗布手帕,揣进了上衣荷包里,“老奶奶以前从厂里带回来的,她手巧吧。”

在旁人眼里,两人确是“恩爱”的一对。

邻居陈大妈之前总是看到这个80多岁的老头,早上外出给妻子买早点,然后又在家里“哗哗”开着水龙头洗衣服。

在郑寿云所住的平房外面,缠绕着些粗壮的葡萄藤,给有些破旧的环境洒下一片绿意。

“老爷爷,这葡萄是什么时候种的?”

郑寿云站在绿油油的葡萄藤下轻声说,“老奶奶在的时候种的。”

 

郑寿云仍随身携带着妻子万达华带回的手帕。

一把硬币

事情被合肥当地媒体知道了,发了一个稿子,还拍了视频,老人的执着“恩爱”借助互联网传播开来。

又有其他媒体到合肥探访,但郑寿云的子女不愿意接受采访,“事情本来也没什么的,不用再采访了。”

郑寿云的子女不再让老人到医院来了,老人住的地方从外面拴了门。

“医院不嫌弃他,但是马上冬天了,再往那跑担心他摔着。”万玉凤解释。

老人不再来医院找“老奶奶”,路鹤娟这些配合“演戏”的人忽然觉得不太习惯,但转念一想这也是为老人好。

埋首在繁忙工作中的路鹤娟,总是清晰记起一个场景。

那是10月11号,郑寿云又来到医院,手里拿着把黑伞,但身子却被雨水淋湿了大半。

他从外套里掏出一大把硬币递给路鹤娟。

“老爷爷,这是哪的钱?”

“这是老奶奶平时买菜的零用钱,我把钱给你,你帮我找老奶奶。”

“您把钱收着,我带着你找老奶奶。”

路鹤娟没有收,又带着郑寿云在医院空转一圈。

 关于本站    网站帮助    广告合作    下载声明  
Copyright ©2006-2010s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21635号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