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件首页flash课件网络试题教案学档说课稿考研真题课时学案精品作文工作总结实用文档教学论文个人简历论文中心考试中心教学素材文学作品法律文书幼儿教育软件科技英语学习学习教程党团社会故事大王科普知识中考专题高考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极品课件网 > 课时学案 > 故事动画 >

《大护法》:故事深刻,让人看到国产动画的思想

发布时间:2017-09-11 09:12  作者:极品课件站  点击数:

[摘要]导演创作的一些镜头,还是让不少人担心该片能否成功上映。不思凡也曾犹豫是否应该表现得如此用力,毕竟用一部动画来表现人性的残酷是需要勇气的。

《大护法》:故事深刻,让人看到国产动画的思想

《大护法》剧照,大护法在花生镇行走。

“从没看过这样的国产动画!”这句话,大概是《大护法》上映以来收到最多的一句评价。因为电影主动提示“建议13岁以上观众观看”,放映厅里多是放暑假的大学生以及年轻情侣,观影中低声的讶异和惊叹此起彼伏——所谓的“成人动画”竟然不打一点折扣,台词诗意深刻,残酷如此直接,即使做好心理准备,它带来的冲击仍超越许多人的想象。

上映近一周,有关《大护法》的话题愈发热烈,看过的观众几乎给出了一边倒的好评,在豆瓣网上它和前年的《大圣归来》获得一样高的8.2分。有网友评价,如果说《大圣归来》让人看到了国产动画的良心,那么这次《大护法》让人看到了国产动画的思想。

市场反响

故事深刻令成人观众激动

《大护法》的故事并不复杂,为寻找失踪已久的太子,奕卫国大护法来到陌生的花生镇,这里的居民外形酷似花生,他们反对一切外来事物,麻木而愚昧。在躲避追杀的过程中,大护法和太子一同卷入了一场关于欲望的冒险故事。花生镇被暴力统治,所以片中不乏枪战、屠杀这样的场面,只是花生人的血不是红色,看上去没有那么血腥。

有观众看完反映“看不懂”、“害怕”,但业内给出的评价普遍很高,知名编剧史航更是变身“自来水”,连发五条微博推荐:“看后激动了一个晚上,满足了我对国产动画多年以来的期待。”影评人陆支羽认为,《大护法》开启了一个新方向,表明动画电影不仅是给小孩子看的,除了世界观设定有深度,它采用的部分水墨风格也是对国产动画传统特色的一个延展。

不过,《大护法》的市场表现并没有那么出色。上映首日全国排片占比12.83%,在国产动画片中还算不错,但此后几天都在7%至8%之间徘徊。该片目前累计票房仍未破5000万元。保利影院的一位经理表示,看过影片的观众大多数评价都不错,但和口碑相比,上座率“太不成正比了”。

UME院线总经理刘晖也透露,《大护法》首周末在自家院线的上座率在30%左右,“在小众的影片里面是不错的成绩”。不过,该片想要逆袭,还需要一个更大的观影人群基数,目前来看虽有长线作战的潜力,却不太会有大的爆发。“影片本身很有新意,但不像《大圣归来》那样自带流量,关注度不够。而且它作为动画片,13岁以下的儿童不能观看,本身也会流失一些观众。”

片方回应

不后悔“提示”儿童不能看

总制片人、光线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并不后悔“主动提示”的做法:“这份钱我们不应该赚。”他说,电影中有比较多的暴力镜头,出于从业者的职业道德,建议13岁以下的小朋友不要来看。另外,今年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中也提到,尺度比较大的电影需要做观影建议提示,而《大护法》是第一部被要求做提示的国产片。易巧说,“因为没有先例,我们主要参考了进口片《金刚狼3》的提示,觉得两部电影的暴力程度比较接近。”

虽然有人猜测这是一种营销手段,但不可否认,《大护法》的“拒绝”工作做得挺彻底:在海报上、正片片头写着相关字样,影院购票处也有非常明显的观影提示,就连购票网站上,也会在付款前弹出提醒。易巧说,尽管票房上会有一点影响,但长远来看关系不大:“本来小朋友也不是我们的主流受众,他们看了如果接受不了,反而会引来差评。要是影院里的小朋友太多,可能会影响成年观众观影,那就不可能达到豆瓣8.2分这样的年度最高评价。我觉得好口碑跟我们做了观影提示,有一定的关系。”

在易巧看来,虽然现在《大护法》的票房略低于预期,但也在接受范围之内,“我们一开始就做好了依靠口碑慢慢逆袭,走长线放映的路线。希望院线能给我们更长的存活时间,因为我觉得口碑还有非常大的扩大和下沉空间。”

从《大圣归来》到《大鱼海棠》再到《大护法》,彩条屋每年一部的“成人动画”之路,终于在今年铺设出了轨迹。易巧认为,成人动画还有非常大的空间,“之前观众被低幼动画伤害太深,所以动画片中出现一点低幼元素,观众都会很排斥。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做《大护法》的原因,希望彻底扭转观众对国漫低幼的印象。”在他看来,中国动画也可以做出有深度有内涵的作品,甚至可以超越真人电影,“这样的话,观众会对中国动画有更多期待,创作者也能更有信心创作不同类型的作品,而不是一味模仿跟风,才能做到真正的百花齐放、国漫崛起。”

《大护法》:故事深刻,让人看到国产动画的思想

《大护法》导演不思凡在动漫圈中早有大名。

导演解释

创作时没想上映只求突破

《大护法》口碑飘红,也让人们对其幕后的创作者十分好奇,尤其是导演和编剧不思凡。对很多普通观众来说,这是个陌生的名字;但对关注国漫的观众来说,不思凡成名已久。早在“闪客时代”(flash动画制作热潮),一部黑白水墨风动画《黑鸟》就以诡异、悬疑气氛让网友眼前一亮,被许多人誉为“中国flash动画史上的里程碑”,也让导演悠无一品被动漫迷熟知。

2008年,悠无一品改名不思凡,辞去稳定的电信局工作,只身来到杭州组建工作室,开始了全职动画生涯。《大护法》是不思凡的第一部院线动画长片,开发制作周期接近3年。

“我想讲一个关于束缚的故事。”不思凡这样形容创作《大护法》的初衷。当年从原公司离职,全身心投入动画事业后,陌生的环境让他一度陷入遵循商业和由心创作的纠结中,创作上也进入一段长久的瓶颈期。后来,《大护法》的出品方之一、好传动画创始人尚游慕名找到他。“尚总给了我非常高的自由创作空间,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找回创作状态后,不思凡很想把过去的这段感受拍出来,并开始寻找需要的素材,“比如我无意中看到同事随手捏的一个呆滞小泥偶,没有生命,很苍白,想像如果它有了生命,会是怎样呢?最后这些想法和素材进行故事组织,就有了《大护法》。”

这些小泥偶,后来成了“花生人”的形象来源。影片对于成人风格的选择,也是在创作阶段就定下的。不思凡其实很少看动画片,更喜欢的导演是昆汀、李安、科恩兄弟,“我对他们作品里独有的气质很感兴趣,也会尝试将这些感觉同动画结合。我们最希望不小心新出现的一些组合方式,组合出我们没有见过的画面。”他承认,《大护法》确实有些异类,在一些元素处理上和大部分动画电影相去甚远,“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大护法》最后可以上映,所以当时做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只想做一个可以突破自己的作品。”

“这部片子走到现在就是个奇迹!”尚游说,《大护法》从制作、投资再到发行的过程并不顺利,在初期完成大半时,所有主流发行方因影片过于“冒险”而拒绝合作。在创作中期,动画公司彩条屋主动找上门,影片的资金问题得到一定缓解。不过,导演创作的一些镜头,还是让不少人担心该片能否成功上映。不思凡也曾犹豫是否应该表现得如此用力,“毕竟用一部动画来表现人性的残酷是需要勇气的。”(文/聂宽冕)

 关于本站    网站帮助    广告合作    下载声明  
Copyright ©2006-2010s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21635号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