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件首页flash课件网络试题教案学档说课稿考研真题课时学案精品作文工作总结实用文档教学论文个人简历论文中心考试中心教学素材文学作品法律文书幼儿教育软件科技英语学习学习教程党团社会故事大王科普知识中考专题高考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极品课件网 > 课时学案 > 数学动画 >

吴文俊:我的数学底子是在交大打好的

发布时间:2018-01-11 00:44  作者:极品课件站  点击数: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今天发布讣告称,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著名数学家吴文俊院士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5月7日7时21分在北京不幸去世,享年98岁。吴文俊1919年出生于上海,194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在他传奇的“数学人生”中,上海是起点。吴文俊曾说过,“我的数学底子是在交大打好的。”

吴文俊:我的数学底子是在交大打好的

 

1936年,吴文俊高中毕业后,以交大理学院第二名的成绩进入交大数学系学习。这里有一段插曲,其实吴文俊高中毕业时,兴趣所在主要是物理,而不是数学。一次物理考试,题目很难,吴文俊的成绩却极为出色,得到物理教师赵贻经(原上海交大物理系教师)的称赞。后来,这位颇有眼光的赵老师极力推荐吴文俊学数学,“吴文俊物理好主要是因为他的数学特别强。”

 

吴文俊对数学真正产生兴趣是在读大三时。他曾经撰写回忆文章说,“当时武崇林教授给我们讲授《高等代数》、《实变函数论》、《高等几何》等数学课程。武老师讲课形象生动,十分有趣,他不仅追求本质,而且重于解答疑难,精彩极了。从此以后,我就喜欢上了数学。”武老师见吴文俊对数学有兴趣,就经常从家里带一些数学方面的书籍给他看,还不时地给他“开小灶”。吴文俊的大学同窗好友赵孟养也送给他不少好书,尤其是苏联数学家亚力山大洛夫和德国数学家霍普夫的《拓扑学》第一卷。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这本出版于 1935 年的名著,一直是拓扑学的经典。

 

大学毕业后,吴文俊断断续续在中学教了五年书,没有可能系统地研究数学,“精神上非常痛苦”。这时,交大母校的老师和同窗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1945年,大学同窗好友赵孟养把自己在“临时大学”的郑太朴教授助教位置让给了他。后来,赵孟养还告诉他,教育部马上就要公开招考“中法交换生”,让他去报考。为此,郑太朴教授也曾专程赶到他家,劝他一定要去试试,否则太可惜了。“我不知道郑太朴教授怎么会知道我家地址的。”吴文俊曾经回忆说,郑先生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恩师和同窗好友如此热情,让他感激不尽。“赵孟养给我的人生和事业带来极大的转机。”在赵孟养的引荐下,吴文俊先后认识了苏步青、朱公谨、周炜良、陈省身等当时数学界的著名人物。后来,吴文俊进入中央研究院数学研究所,受教于陈省身,从此稳稳地踏上了数学研究的道路。

 

吴文俊曾表示,在交大的求学经历,对他的人生方向和思想性格的形成产生了重大影响。在他大二开学前夕抗日战争爆发,交大不得不迁到法租界,借用震旦大学、中华学艺社校舍继续办学。吴文俊的大二到大四就是在那里读完的。他回忆说,搬到租界里,办学条件就差了,三、四年级一起上课,先上三年级的课再上四年级的课。不过,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从教师到学生,大家都在认认真真地学习和工作,“这种朴实严谨的良好校风使我受益良多”。

吴文俊:我的数学底子是在交大打好的

 

上海交大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原数学系党委书记王亚光教授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2010年他和数学系的两位老师去北京出差,专程探望了吴老,后来他们才知道当天本来吴老要去医院例行检查身体,听说母校要来人,临时改了计划。那天吴老谈笑风生,言语间不时地提到交大,挂念之情溢于言表。

 

吴文俊曾经充满感情地说过:“我很少回上海,但是,一旦回了上海我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回母校看看,然后去看望在我的事业中给我带来极大帮助的赵孟养同学,我们之间的友情是非常深厚的,我们在一起常回想起大学时的情景,并可以从他那里了解一些母校的发展情况。”

 

相关链接:他创立了“吴公式”“吴示性类”“吴方法”“吴消元法”

 

2000年,吴文俊由于对拓扑学与数学机械化的贡献,获得首届最高国家科学技术奖。

 

拓扑学是现代数学的主要领域之一。法国现代数学家狄多奈称拓扑学是现代数学的女王。陈省身先生称拓扑的发展是二十世纪上半世纪在纯粹数学的最大成就。示性类是拓扑学中最基本的整体不变量。 

 

上世纪50年代前后,示性类研究还处在起步阶段。吴文俊将示性类概念由繁化简,由难变易,引入新的方法和手段,形成了系统的理论。他引入了一类示性类,被称为“吴示性类”。他还给出了刻画各种示性类之间关系的“吴公式”。在他的工作之前,示性类的计算有极大的困难。吴的工作给出了示性类之间的关系与计算方法。由此拓扑学和数学的其他分支结合得更加紧密,许多新的研究领域应运而生。这最终使示性类理论成为拓扑学中最完美的一章。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吴文俊用算法的观点对中国古算作了正本清源的分析,认为中国古算是算法化的数学。由此,开辟了中国数学史研究的新思路与新方法,在数学史领域产生了重大影响。他在中国古算研究的启发下,开拓了机械化数学的崭新领域。

 

1977年他在初等几何定理的机械化证明方面首先取得成功,提出了几何定理机器证明的“吴方法”。此后,相继提出微分几何的定理机械化证明方法,方程组符号求解的“吴消元法”,全局优化的有限核定理,建立了数学机械化体系。他不仅建立数学机械化的基础,而且将这一理论应用于多个高技术领域,解决了曲面拼接、机构设计、计算机视觉、机器人等高技术领域核心问题。这走出了完全是中国人自己开拓的新的数学道路,产生了巨大的国际影响。 

 

文中和题图照片由上海交大新闻中心提供。

 关于本站    网站帮助    广告合作    下载声明  
Copyright ©2006-2010ss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21635号